<sub id="jvnjn"><thead id="jvnjn"><thead id="jvnjn"></thead></thead></sub>
<address id="jvnjn"></address>

<menuitem id="jvnjn"><big id="jvnjn"><ins id="jvnjn"></ins></big></menuitem>

<track id="jvnjn"></track>

<ol id="jvnjn"><progress id="jvnjn"><ol id="jvnjn"></ol></progress></ol><mark id="jvnjn"></mark>

    <delect id="jvnjn"></delect>

        <track id="jvnjn"><big id="jvnjn"></big></track>
          ?

  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:18937119788

          新聞中心 PRODUCT DISPLAY

          共享洗衣機, 偽共享or資本玩的新游戲?

          來源: 發布時間:2022-06-09 185 次瀏覽

          互聯網讓“共享經濟”火得不得了,花樣百出,繼共享單車、共享汽車、共享充電寶之后,在北上廣等一線城

            共享洗衣機來了你會用嗎?


            廣州部分學校、酒店出現共享洗衣機但進校容易進“家”難街坊普遍擔憂衛生問題


            共享洗衣機放進學生宿舍。


            互聯網讓“共享經濟”火得不得了,花樣百出,繼共享單車、共享汽車、共享充電寶之后,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,共享洗衣機也如雨后春筍般面世,目前廣州部分學校、酒店已經有共享洗衣機分布。


            將共享洗衣機投放在學校宿舍內,學生通過手機APP下單預訂,移動支付后就可以使用;或將洗衣機放置在商場附近,每桶價格10元~40元不等,供市民自助選擇。


            這是“偽共享”么?抑或是資本“玩”的新游戲?記者采訪發現,目前街坊們并未完全“反對”共享洗衣機,而是有贊有彈:贊者稱其確實方便用戶洗衣;移動支付讓維權有保障;憂方則認為共享洗衣機難以走進家門,且其沒有監管方,衛生安全難以保障……


            據報道,上海徐匯區正大樂城商場附近的共享洗衣機,8kg洗衣機每桶收費20元,18kg每桶收費40元,烘干收費10元?,F金、微信、支付寶都可以支付。


            與上海的共享洗衣機略有不同,廣州的共享洗衣機偏小型化,多投放在學校、酒店等場所,以移動支付為主,學校的共享洗衣機每桶3~6元不等,酒店的共享洗衣服務每次在10元以內。


            不用交押金學生不用再為洗衣煩惱


            近日,上海街頭出現一組帶洗衣及烘干功能的自助洗衣機,引起各界熱議。而在廣州,記者了解到,共享洗衣機也已悄然出現在身邊。6月,廣州藍天技校的學生們就發現,首批共享洗衣機陸續投入使用,廣州藍天技校的共享洗衣機裝進每間宿舍中。


            據介紹,該校的共享洗衣機由商家投放,學生不用一次性出四五百元買新的,也不用預交押金。當有洗衣服的需求時,通過手機APP下單,就能選擇洗衣程序,點擊“即時預訂”,輸入驗證碼和移動支付后,洗衣機就能用了,價格3~6元/桶不等。


            “不想手洗衣服的時候,花幾塊錢就搞定也是好事?!贬槍ι磉叧霈F共享洗衣機,有受訪的學生告訴記者,“剛開學時就有動員宿舍的同學一起買個洗衣機,但是大家意見不統一,主要爭論的點是買一手的還是二手的,買一手的話有人覺得錢太多,將來低價賣不劃算;買二手的又怕質量不好,最后3個人出錢買了,另外幾個人沒出錢,挺傷和氣的?!睋?,以前該校11棟樓僅有一個共享洗衣機,經常壞,但今年開始每個宿舍都有放置,更方便學生使用。


            與共享單車不同,廣州共享洗衣機沒有押金一說。記者了解到,此前其它地方有款洗衣機需要付200元押金才能使用,很快遭到不少學生棄用。


            此外,中山大學也有類似的共享洗衣機。與廣州藍天技校不同,中山大學的公共洗衣機放在樓梯口,是投幣式自助洗衣機的改善產品,現在可以支持移動支付。


            酒店:


            共享洗衣使用率不高業界不愿推廣


            記者發現,學校推廣共享洗衣機有其特殊性,但面向普通市場時,“共享”的噱頭似乎威力有限。


            在廣州,個別酒店也開始有了共享洗衣機,員村×楓酒店中,客人可下載某品牌洗衣APP軟件,預約及啟用酒店洗衣機。與廣州藍天技校的類似,用戶在APP上就近挑選洗衣機,選擇“標準”“大物”“快速”“單脫”4個程序中的1個,點擊“即時預訂”,輸入驗證碼和微信支付之后,洗衣機就能用了,使用一次成本在10元以內。不過,記者了解到,該酒店的共享洗衣機去年就已啟用,但使用率并不算高。


            當下,推出共享洗衣服務的酒店在廣州極為個別,原因是酒店業界不愿推廣。


            有五星級酒店大堂經理告訴記者,以5星級酒店為例,多數自己有洗衣服務,洗一次,套裝(2件)100元,套裝(3件)140元,牛仔褲35元,內褲15元。即便是3星級的連鎖酒店,洗一次衣服襯衫也要25元左右,西褲30元,這里面很有賺頭,誰愿意將生意拱手讓給別人呢?


            公開數據顯示,國內的流動人口高達2.2億,高校學生、務工人員、經常出差的白領等都有洗衣服務的需求,這對于共享洗衣機來說有很大的發展空間,據某共享洗衣公布的數據稱,該市場存在48.8億元的空間。

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近年來家電行業的銷售增長愈發緩慢,據奧維云網公布的數據顯示,去年國內洗衣機零售總額為615億元,同比增長僅為1.2%,行業發展已進入平緩期。
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共享經濟在國內愈演愈烈,在此情形下家電巨頭不得不順應潮流做一些改變。市場具有前景,再加上物聯網技術日漸成熟,共享洗衣機理所當然成為了家電巨頭試水共享家電的項。


  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國內如海爾、美的、創維等家電企業兩年前就已相繼開始布局共享洗衣機。


            海珠區街坊老邱認為,共享洗衣機理念并不新,可以說是投幣式自助洗衣機的改善產品。中山大學南校區早期投幣式的、放在樓梯口的自助洗衣機,往往存在幾個痛點,一是人多,學生在洗衣高峰期往往得先將衣服拿在洗衣機旁排隊,預估好時間時不時過來查看進度或收衣。二是一旦沒有零錢或者一個硬幣老是不能被機器識別,往往不能洗衣,讓人著急。而共享洗衣機有了移動支付,等候時間與支付困難都得到了解決,支付留下的記錄也方便用戶維權。


            一些學生也認為,比起宿舍買臺洗衣機,共享洗衣機不用押金使用方便,還不用擔心維修問題。


            只是“新瓶裝舊酒”


            擔心洗衣機不衛生


            街坊張小姐說,很多共享洗衣機可謂是“新瓶裝舊酒”,本質上依舊是洗衣機租賃。只是適逢當下火熱的“共享”概念,被貼上“共享”字眼而噱頭十足。


            街坊李海鵬是個喜歡干凈的人,書桌一塵不染,他告訴記者,對于洗普通衣物,共享洗衣機沒有什么優勢。首先,普通衣服沒必要拿出來洗,一送一取,浪費時間與精力。其次,普通衣服中少不了內衣內褲,誰愿意將自己的內衣內褲放到公共洗衣機洗呢?因此共享洗衣機難進家門。第三,從經濟角度來說,洗個十來件T恤褲子總共花十幾二十元,比起自己花一兩千元買臺洗衣機來說,從長遠角度看是劃算得多的。他上一次買洗衣機花了1000元,從2006年用到了2014年,足足用了8年,平均一年才125元,非常劃算。


            街坊鐘女士則表示,即便有共享洗衣機,她也寧愿自己洗,因為擔心衛生情況。她表示,看資料得知,若在美國,公共物品的保養和維護都會有人負責,而且都會有嚴格的檢查制度。而在我國,僅僅企業稱會消毒,尚沒有政府主管部門有監管。說實話,一旦發現或者想象別人把內衣褲、襪子等放進去洗,自己心里都會有障礙。與大學相對安全的環境不同,公共領域的共享洗衣機想長久地走下去,衛生問題是必須跨越的一道坎。


          在線客服系統